首页 新闻 科技 财经 体育 时尚 娱乐 军事 图片 综合

80后母亲割肝救子 每天奔跑10公里20天减重13斤

  一位母亲会做出怎样的牺牲

  2017年4月10日8点30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场活体肝移植手术即将进行。

  捐肝者是母亲高红梅,接受肝移植的是10岁的儿子席卓凡。

  通过手术,母亲要将自己三分之一的肝脏,移植到儿子体内,为了这一天的手术,一家人已经准备了两个月的时间。

80后母亲割肝救子 每天奔跑10公里20天减重13斤

  36岁的高红梅和爱人都是河南新乡的农民,带着孩子在郑州郊区打工。

  和无数的打工者一样,两口子起早贪黑,为的只是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未来。

  今年的2月12日,儿子席卓凡的寒假即将结束,第二天就要开学了,但就在那天晚上,夫妻俩发现了儿子身体的异常,原本平静的生活被突然打破。

80后母亲割肝救子 每天奔跑10公里20天减重13斤

  记者:最初孩子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高红梅:最异常的反应是,那天晚上,我说孩子,你去洗洗澡吧,你看明天就上课了,该换的衣服换换,你看在家歇一个月了,马上新的学期开始了,他说好,洗洗澡出来了,撅着肚子出来了,就这样,撅着肚子出来了,我说你的肚子怎么回事,咋这么大,他说我也不知道。

  记者:以前没有其他的这种异常吗?

  高红梅:以前一点异常都没有。

  记者:就是突然?

  高红梅:对,他说也没有什么,他说就是这两天,咳嗽的时候,震得肚子疼,感觉肚里有水一样,所以我领他上医院看看,大夫说,你上大医院去检查吧。

  记者:当时确诊不了吗?

  高红梅:对,因为已经12日晚上8点多了,他说这没法说,看着反正,他说那话,我感觉不是平常的病,我以为他是撑着了,或者是怎么。但是确实是特别明显,从胸部往下。

  记者:胀是吗?

  高红梅:胀得不像个样。

  第二天一早,高红梅让丈夫带着儿子到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下午两三点,高红梅不放心,请了假赶到医院。

  高红梅:到下午3点的时候,我问他爸,我说你看看,这上午医生也检查了,这是啥病,这小孩这么大一点儿,这到底是啥病,他说情况不好,我说怎么个不好法,这不就是肚子大吗,这身上有点浮肿,他不给我说,我说你不给我说,我找主任去,我说你看这检查一天,没个结果,我心里头一直很急,然后他说你出来吧,我两个到走廊里头,他跟我一说,我们俩就在那忍不住一直哭。

  记者:他怎么跟你讲?

  高红梅:他说小孩得了肝硬化。我以前听说过肝硬化,但是我这个小孩这么小,肝硬化,我不知道肝硬化来到他身上,我想着都是三四十岁,五六十岁那样的有肝硬化。

  记者:孩子才?

  高红梅:10岁,我两口子在那儿哭,一分院的主治大夫下班了,他看见我们俩,他说我也理解当妈的心情,我说你们是不是误诊,他说不会误诊,做个彩超都能做出来。

  听从医生的建议,席卓凡被迅速转移到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院进一步确认席卓凡的肝硬化非常严重,肝脏已经无法满足身体最基本的需要。

  医生:你看这肝就剩一点了,这些都是水,这些都是水,严重的肝硬化。

  郭文治,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席卓凡的主治医生。

  记者:您当时怎么跟他的家长讲这些?

  医生:因为孩子特别小,只有10岁,因为他以后的路还很长,所以我们就跟家长谈,移植是唯一有效的,能够改变孩子以后的,人生轨迹的一种治疗方法。

  高红梅:当时说叫肝移植,想着都没听说过肝移植,当时那时候他说肝移植,给小孩换肝,能保住孩子的命,我说那换,我说只要能救孩子的命,怎么样都行。

80后母亲割肝救子 每天奔跑10公里20天减重13斤

  器官移植,是挽救末期器官功能衰竭患者的重要手段。但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器官短缺,我国每年约有150万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但仅有1万人能如愿得到移植,供需比例只有1:150,尤其是对于只有十岁的席卓凡来说,要等到一个和他相匹配的肝脏,更是难上加难,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向高红梅和其爱人征求意见,是否同意为儿子捐献肝脏,即进行亲体间器官移植。

  作为一家之主,高红梅的丈夫首先决定,用自己的肝来救儿子。

  高红梅:他爸说,换肝吧,只要能保住孩子的命,怎么样都行,我说那行,先体检他爸的,他爸的第一项都没过去,做了个增强CT。

  记者:不符合医学标准?

  高红梅:对,他不符合,他说用你的吧,我说行,用我的用我的,只要能把孩子的命救过来,用我的也行,用我的吧。

  记者:您体检完之后的结果呢?

  高红梅:一切正常。

  记者:您刚才说这话的时候,突然高兴起来了。

  高红梅:对,我听到这个消息,我可高兴,因为他爸的不管用,用我的,检查的各个项目都符合,挺好的,也算是好消息,他要说真是不管用的话,天都塌了,天都塌了。

80后母亲割肝救子 每天奔跑10公里20天减重13斤

  然而,切去部分肝脏,对于捐献者来说,还是存在健康的风险的。目前,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19位捐肝者死亡的案例。虽然肝移植的技术在逐渐增强和完善,但术后并发症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记者:最坏的结果会是?

  医生:就是最担心的结果,我们就怕,切了肝脏以后,受体这个孩子得到挽救了,而他妈妈因为肝脏,因为其他原因,比如出血,或者这种意外的风险,如果对麻药过敏,或者这种呼吸心跳骤停这种情况。

  高红梅:当时医生给我说的时候,我听了我也掉泪了。我也怕,我也怕毕竟这风险,我们娘儿俩上手术台有风险,你要说没风险是不可能,有风险,但是我想着我的风险,比孩子小得太多了。

80后母亲割肝救子 每天奔跑10公里20天减重13斤

  记者:但是医生讲,其实你的风险也不小,毕竟是活体的一个移植切割。

  高红梅:对,我到最后我没这样想,我一直都是,我要把我的肝给孩子点儿,把孩子的命救回来,这是我的最终的目标。妈要救你,你要坚强,孩子,你要坚强,妈妈一定救你,让你好起来,不会再受罪。

  因为席卓凡的病情严重,肝移植手术不能再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安排。虽然高红梅符合给孩子捐肝的条件,但检查结果显示,高红梅患有脂肪肝。

  医生:检查结果,还是有点肝弥漫性回声改变,以后每天早上要去运动,把脂肪肝减下去,因为脂肪肝比较重的话,做完手术以后,小孩的肝脏功能指标,恢复得就慢一些。

  医生把肝移植的手术时间推迟了三到四周,这段时间,先通过输液把小卓凡的病情稳定住。对于平时没有锻炼习惯的高红梅来说,她需要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把自己的脂肪肝减掉。

  高红梅:这两个星期非常重要,所以我要坚持,把我的脂肪肝减下去,不然的话,我会后悔死。

  于是,这段时间,除了照顾孩子之外,跑步成了高红梅每天的主要内容。

80后母亲割肝救子 每天奔跑10公里20天减重13斤

  高红梅:早跑下去脂肪肝,早点把孩子的命救回来。

责任编辑:toutiaonews

最火资讯

首页 | 新闻 | 科技 | 财经 | 体育 | 时尚 | 娱乐 | 军事 | 图片 | 综合

皖ICP备14012898号-2  法务支持:范律师

电脑版 | 移动版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7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