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科技 财经 体育 时尚 娱乐 军事 图片 综合

互金悄然蚕食市场份额 村镇银行需防"温水煮青蛙"

(原标题:互金悄然蚕食市场份额 村镇银行 需防“温水煮青蛙”)

在诞生以来的第十个年头,村镇银行这个群体,除了需要面对本地涉农金融机构的竞争,还不得不面对互联网金融对市场份额的悄然蚕食。

“少数村镇银行的业务和网贷服务人群一致,可能会有一些影响,但整体上冲击不大。”西北某村镇银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将触角延伸向农村金融服务的互联网金融机构,跟村镇银行相比,“资金成本高出一截,线下也处于劣势”,影响并未显现。

山水普惠金融公司创始人张翼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农村金融业务,“到最后主要比拼的还是利率;村镇银行贷款端利率可能差不多是10%,我们的可能需要2分(年化24%)”,因此,山水普惠在做业务的时候,“遇到村镇银行有作为的地区,我们都绕着走”。张翼是国内最大村镇银行中银富登创立时的早期管理团队成员,并曾在地方做过行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数位村镇银行负责人均表示,过去一两年,村镇银行的业务,并未受到互联网金融竞争者的冲击。

但在中国村镇银行发展论坛秘书长蒋勇看来,互联网金融对村镇银行的影响已经开始,并正以影响深远的方式蚕食村镇银行的市场份额。

其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二维码支付向农村地区的渗透正在削弱村镇银行的存款基础;互金公司的消费金融业务正在蚕食村镇银行的潜在市场;互金公司强大的系统性金融服务,放在一个更长时间的维度上,获客成本将低于村镇银行,且黏性更高。

互金蚕食潜在市场份额

福建某村镇银行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行业务主要为传统存贷款,“存款上,我们自身活期结算不方便,活期不多,定期主要的群体为中老年,这个群体对存款安全要求高且对一些投资型的理财了解度不高,对互联网金融接触更是少,目前对存款影响不大;贷款上,完全线上的贷款业务,主要是年轻人去尝试,如果有便宜的利率会去用,一定年龄的人也不了解接触少。”

他认为,目前村镇银行遭遇的挑战,主要来自其他涉农金融机构,“接触农村业务的邮储、信用社跟上时代变化产品以增强竞争力,我们现在有点跟不上。”

但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入侵,实际上已随风潜入夜。

“互联网金融公司进入到农村金融市场,肯定对包括村镇银行在内的所有涉农金融机构产生很大影响。”蒋勇表示,对村镇银行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二维码支付对存款来源的削弱,“以前,一些个体工商户收现金,之后可能会把钱存在当地的村镇银行;二维码扫码后,钱就到第三方支付的合作银行那儿了。”

二是快速发展的消费金融业务抢走了村镇银行的潜在市场份额。

蒋勇表示,互金公司目前利用大数据开展消费金融业务,而诸多村镇银行甚至尚未连入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村镇银行在这块不具备优势”,导致潜在客户流失,“比如一个村民想买一台车,如果没有互金公司推的消费金融产品,可能这个客户就到村镇银行这儿贷款买车了。”

而最让蒋勇担忧的,则是互联网金融的规模效应。

“跟村镇银行比,科技金融公司能够通过技术的手段,实现金融服务需求的全覆盖,形成强大的黏性。”蒋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成本上,前期拓展业务时,金融科技公司投入较大,“但越往后走,成本是急速下降的,村镇银行一个人管300个客户就差不多到头了,但通过科技的手段,可能金融科技公司一个人能管3000个客户。”

“农村地区的精英层(中高端客户),正在被互联网金融公司抢走。”他说。

实际上,以阿里、京东等为代表的大型科技金融公司,在很短的时间里,积累起了规模巨大的客户基础。

例如,蚂蚁金服农村金融服务以数据化金融平台模式,通过网络方式为全国范围的“三农”用户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包括支付、保险、信贷等服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3月末,蚂蚁金服在支付、保险、信贷方面服务的“三农”用户数分别达到1.63亿、1.40亿、4205万;京东金融也已在全国1500个县、30万个行政村开展了各类农村金融业务。

抱团增加合作筹码

单家银行规模小、分散度高是村镇银行的特点。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村镇银行数量已达到1519家,资产规模则是12377亿元,单家银行平均资产规模不到10亿元。

同时,随着互金公司创新负债工具的兴起,村镇银行相对互金机构在负债端的成本优势,似乎也在减弱。

“对村镇银行而言,资金来源主要来自存款、同业业务,还有一些发起行的支持,负债端成本比互联网金融公司低,但这种差距正在缩小。”张翼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去年以来,消费金融ABS出现的加持下,互金公司的资金成本进一步下降,“京东之前发个ABS,利率可以低至百分之三点几”。

“村镇银行成立时间短、科技力量薄弱、专业人才少,未来的出路是拥抱互联网金融公司。”蒋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村镇银行的优势在线下“落地”,金融科技公司的优势则在“线上”,“结合起来,大家共赢”。

其表示,数百家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共同参与成立了中国县镇金融科技服务联盟,以集合村镇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的共性需求,通过抱团的方式,与金融科技公司展开合作。

“比如,二维码扫码、微信绑卡、支付宝绑卡、大数据分析等。单独一家村镇银行去跟阿里、腾讯谈,没法谈;互联网金融公司也不愿意去跟村镇银行一家一家谈,而是希望能批量去做。”蒋勇说,目前该联盟内的村镇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的相关合作正在开展。

“农村金融服务的缺口足够大,所以村镇银行的数量还在增加,部分银行的业务增速甚至是百分之好几十;但这种增长也可能麻痹村镇银行,‘温水煮青蛙’,将来正面竞争大幅到来时,难以招架。”前述福建某村镇银行负责人说。

钟齐鸣

责任编辑:toutiaonews

最火资讯

首页 | 新闻 | 科技 | 财经 | 体育 | 时尚 | 娱乐 | 军事 | 图片 | 综合

皖ICP备14012898号-2  法务支持:范律师明星头条

电脑版 | 移动版

本网站内容是由机器人搜集与互联网,如需发稿,对内容有争议或内容违反相关法规请联系我们删除:QQ 55138859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729号